去伪存真,让伪创新远离战场。今年初,该团官兵跨越7个省份,机动5900余公里,首次赴新疆开展寒训。在一次反恐训练中,某连队满怀信心提出一整套“新战法”。然而,随着训练推进,“新战法”在陌生敌手、雪地戈壁、严寒大风等条件下可操作性差,随机应变能力弱,致使行动失利。在复盘讲评中他们查纠发现:有些战法作战背景设想、情况分析判断一厢情愿;有些战法则不贴合实际,只是从经典战例中“复制”过来……【详细】
在日本,笔者还感受到了一种非常令人担忧的新动向。部分日本人不仅不承认侵略战争与南京大屠杀等加害史,而且也不愿再提二战中的受害史,甚至不让自己的孩子去广岛、长崎原爆资料馆参观。他们热心于关注战后史,宣扬日本对世界和平的贡献。种种偏颇的教育动机,不能不引起邻国的警惕和忧虑。【详细】